農民文學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仙俠 > 仙劍縱橫

仙劍縱橫

仙劍縱橫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9-03-23 06:58

評語:寫得不錯,獨具匠心,設定很有創意,別開生面,讓人一看就會上癮,難得看到這么好看的小說,此文不得不推薦!

《仙劍縱橫》小說是大魚海棠著作的一本劇情與文筆極佳的優質作品,主角是無諍,戲雪,內容講述了起伏跌宕的玲瓏山上,終年云海茫茫,遮山蔽頂。這里幾百年一直流傳著一種說法,據說能夠尋訪到山中的有道高人,誠心正意,便可得“仙履之術”,與天地同壽,與日月齊暉。百年來無數的尋仙訪道者踏遍了玲瓏山的土地,我們的故事就這么開始了...

精彩章節

韓山福與姑父渡過那潯陽江,便終日仿仙尋道,逢人便找那真本領的去處。只要聽聞有的州府縣城里面有名師教頭,便不分好懶的一味拜認,幾月下來,走過的地方已是大開眼界。

他天生聰穎,而且報仇心切,每每學到些拳腳功夫,也馬上能熟爛于心,只是學藝的時候,把那親仇的事情的隱藏了去,不為人說。數月來便訪學了“青萍,峨眉,崆峒”等數派名家分流的劍術。但越是學習這些防身體術。便越感自己與那御劍之術漸行漸遠。

這一日來到杭州城內,詢問到有一老者,隱居在城外山林的竹林中內,似貴戚之后,半途出家,生的鶴發童顏,久而久之,大家便以為是得道的仙長,終日登門求藝者,絡繹不絕。韓山福尋到那老者的住處,納頭便拜。只見那老者正在亭中齊案揮毫,畫寫梅花,見山福如此誠切,便放下筆墨說道:“貧道并不會什么仙法劍術,你若想學畫梅花,我便教與你罷!”

山福拜了幾拜,說道:“孩兒此番前來,不求其他,只為學劍一事,若仙長不肯教我,那孩兒便長跪不起!”

那老者將山福扶起,正色問道:“平常也有許多前來問我學劍之人,但大多都是紈绔公子,官宦之輩,從未見有你這等誠心之人,貧道卻是略通些劍術,你若要學,我可以點撥一二!”

山福便又跪拜,道人將他引到自己的內室,詢問山福道:“曾習何劍?”山福答道:“曾與那些拳師武教,學習過一些皮毛,都是青萍,崆峒等派別的俗家弟子,實在是不盡人意!”

那老者說道:“你當場演練一遍與我觀看!”于是山福便把幾月來學到的皮毛練與那老者看。那老者看罷,不斷搖頭,說道:“此是兒戲,不可再練,徒費時間。”

說罷將山福引至一處屋內,隨手從墻上拿了把寶劍,遞給山福,說道:“你若想學劍,便今晚在這室內,緊閉門窗,不可掌燈,只燃一炷香,試著用這寶劍劈開香火頂部,手腕著力,而且膀臂不動,等日久功長,便能一劍將那香枝劈做兩半!此為第一!第二,用些豌豆,拋卻空中,若能也劍鋒迅下,一刨為二,那時你再來見我,我便為你解說劍路!”

于是山福便在這老者處留了下來。日日習那劍斬香燭之事。一連練了幾日,心中略感煩躁,心想與自己所追尋的那飛劍殺人,口吐寒光的道法,畢竟不是一路,便去那老者詢問,那老者聽罷呵呵大笑道:“你所說那口吐飛劍,百步殺人之事,都是那世俗中的野史謬言,荒誕不堪,以訛傳訛罷了,畢竟凡人之中,誰能做到那般怪力亂神的手段呢!”山福聽后,不由得心中懊惱,只好拜別了老者,往杭州城內游去。

連月來這一番尋師訪道,使得他深感在世間求藝的個中甘苦。包裹里姑母給帶的盤纏又用的殘缺殆盡,沿途中為求一口吃食,遭盡那世人的白眼與嘲弄。

他學想越惱,只覺得這世人真不如從前仙霞山那些樸實的村民。便向那山頂蹬去,想一吐胸中的悶壑。行到半山腰,見那熙攘的游人,也往那山頂上蹬去。山福心中懊惱,不肯落與那游山玩水之人,便拼命朝前趕。路上瞥見兩人,一道一俗,見二人言笑中腳下生風,山福不由得尾隨過去,但無論怎么追趕,也越不過這二人的身前,而這兩人卻舉重若輕,絲毫沒有勞憊的跡象。直到翻山下坡,那儒生模樣的人突然回頭向山福問道:“你總跟著我們做什么?”

山福支支吾吾的說道:“我只是游山而已,并無尾隨二位的意思!”那道人生的甚是魁梧,看了看山福,奇怪的搖了搖頭,便與那儒生遠去了。山福頓覺這二人并非尋常之輩,但一想這幾月來的訪師學藝,便無心思再跟從那二人。迷茫之際,順著下山的路,找了一家食鋪,買了些干糧吃了。

眼見天色不早,為了省下身上的盤纏,便詢問鋪子的大嬸,此處哪里有廟宇道觀什么的。那大嬸告訴他,沿著小路,往前行走不到幾里,便有一座寺廟,山福便朝那山中的廟觀行了去。

走了半晌,只見深林繁茂,野色繽紛,怪石嶙峋,觸目悚然。自從離家以后,韓山福為了節省盤纏,什么樣的山林寺觀都肯居住,雖說一個孩童,但他心懷仇忿,卻也是巍然不懼。

山福朝那山中遠遠望去,只見隱約中似有一處殘破的廟宇,在幽靜的林中屹立。走到那廟宇前,看廟門上斜斜的懸著一塊匾額,上書“深界寺”三個大字。匾額已是陳朽不堪,而且掛滿了灰幔。

山福走到進前,見石階上似有腳印,仿佛剛剛有人進入,便輕推廟門,那門“吱呀”的一聲響動,劃過山林中的寂靜。山福豎耳諦聽,廟中內外卻是連一處野鴉啼叫也聞不著,心里正在納悶,忽見院落四周有很多伏在地上的鳥鵲。似被風抽干了一般。

他長在山野,經常抓捕鳥雀用以充饑,但似這種情形似在山中也不曾見過。忽聽得一個聲音說道:“這小孩居然跟到這里來了?!”山福回頭看去,見是那在山中遇的那個儒生,用好奇的眼光看著山福。

山福起身回答:“我并沒有跟從二位,只是見天色不早,想找個居住的處所,便打聽到這里來了。”那滿面虬髯的道人從一間屋內走了出來,見是山福,也是滿面訝異,隨即和那儒生耳語了幾句。

那儒生把山福招呼到身邊說道:“既然這樣,那小兄弟便與我二人有緣,不過此處卻不是什么有趣之地,你要聽我二人安排,不然便趕你下山!”

山福心想這廟宇又不是你家建的,這儒生實在是不知所以!又見那道人從房內走出,擺明就是想占居干凈的上房。便賭氣的回答說:“不必你們安排,我自會去找破舊的地方住,不會擾你二人的清夢!”

說罷把包袱卸下,便要進那荒廢的大殿之內,孰料剛一靠近那殿堂進前,便覺頭痛欲裂,目眩腦脹,頃刻便在一旁嘔吐了起來。那儒生走到山福的身邊,用手在山福的后背撫了幾下,山福便覺舒緩了許多。只聽那儒生說道:“這山中廟內瘴氣非常,小兄弟不便到殿中就住,與我二人同寢便好,我們也好聊聊家常!”山福點頭,算做答應。

那道人選了一間比較干凈的房間,簡略的打掃后,三人便在室內歇息了起來。那儒生便問山福:“小兄弟從何而來啊,怎地一人到這深山中,也不怕做了那虎狼的宵夜么?”山福低著頭,見這二人行止有異,江湖險惡,卻也不能實言相告,于是編造了一個理由,來敷衍這二人。那道人似乎聽出山福話中的破綻,但也微微一笑,并不追問。只是那儒生頗有興味,卻一直盤根問底,直說得韓山福理罄詞盡,最后自己也不免暗笑起來。

天色越來越暗淡,廟觀內外除了三人的言語,再無半點生息。

只見那儒生從身背的篋子中拿出一段油燈點燃,借著昏黃的燈火,那道人又將腰中解下一對短劍,掛在室內門檻的上方,山福正看的出神,見那儒生又背對自己,將什么東西塞在了那篋子中,隨即便放在自己的枕邊窗前,便回身對山福說道:“已是入夜了,我們早些歇息,小兄弟,你若夜中聞有什么響動,切記千萬不可抬頭觀看,亦不可出離此室,只裝作不知便可。”

山福心想這儒生好生迂腐,我不知便是不知,卻又怎能裝做無事?而且你先前便告訴我,便證明一定會有事情發生。卻又不敢多問,只得點頭稱罷。那儒生見他這般答應,轉身躺在床榻上,即刻便鼾聲如雷。那威武道人卻是安靜的很,睡覺一絲響動也無,讓山福心中好是駭異。

山福行了一天的道路,也是身乏神倦,本想聽個究竟,轉念一想,這荒山野嶺,連個盜賊的蹤影也不見得能有,卻又有什么事情?多半是那腐儒危言聳聽罷了,想到這里,便合上眼皮,昏昏欲睡。睡到四更時分,忽聞窗欞上有響動,山福便朝那窗欞上偷望過去,便見一只形同枯枝般的手臂伸了過來,正想大聲叫嚷,忽想到那儒生所囑之事,便恍若無聞,靜觀其變。

只見那東西剛觸及那篋子邊緣,只聽“啪”的一聲,那篋子中似有一白練般的東西竄了出去,瞬間便復如初。那手臂也不知縮到哪去了。

不一時,又聽那門檐暗動,似有一白色物狀飄然而至,剛飄到那道士懸掛的短劍之下,便見寒光一閃,那物便趴在地上,再不能動了。那儒生與道人這才起身,將屋內的燈燃起。只見那道人拔起地上那雙短劍,掖入腰間,又從地上抓起那白色事物,山福見是一件陳舊華麗的女子衣衫,便更加奇怪,不禁問道:“二位大哥,能否告之在下,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儒生笑著把身旁的篋子拿了過來,順手將篋子打開,給山福觀看。只見那篋中有一手掌般大小的金色短劍,造的頗為精致,只是細看那劍身,似沾染了一絲血綢。那儒生見山福不解,便解釋說道:“我二人乃修道之人,此次出游,觀這山寺中,恍若鬼氣熏熏,原來卻是這二個孽障在此害人”。

那道人也開口說道:“這地上的衣衫,是漢代時一諸侯夫人所遺之物,如今被盜墓的強人從墓中攜帶到此地,日久天長,成了這村野中鬼怪的寄居處;那窗外的東西,乃是屋外的樹妖,因先前寺中香火旺盛時熏習了靈氣,也成了精怪。這兩物在此,專吸生人精氣,此前因一直無人進山,便連那院落中的鳥鵲也做了果腹之物!真是暴殄天物!”

山福聽了,將信將疑,又恐是江湖術士之流,為騙取名望所做的那障眼法。只見天邊泛起了魚肚白,轉眼間已經是五更時分。那道人與儒生見天色微白,便起身收拾,便欲離去,儒生便對山福說道:“小兄弟,我們即將下山,此地不宜久留,你也一同隨我二人走罷!”山福一想當晚發生的事情,實在是詭異非常,便心生恐怖,恨不得馬上就離開這深界寺內,便對這儒生說道:“既然大哥這樣說了,那小弟從命便是了。”

說著也拿起包裹,與那儒生道人一起來到院中,只見在窗前不遠處,斜斜的倒著一截枯木,那木枝的斷處似被利器削平了一般整齊。趁著天光,三人便離了這深界寺。

一路上山福欲言又止,那儒生似看出他的意思,但也不好戳破,便在一旁暗地里偷笑。

一直走到一處山巒,這儒生便問山福道:“小兄弟,你究竟打算只身前往何處啊?”

山福到這時再也按捺不住,便一下跪倒在地,將雙親慘死之事將與這一俗一道。這二人聞聽,也為之動容。

山福說道:“我幾月前一直訪師學道,一路上遇到的盡是凡夫俗子,沒一個有遁天徹地的能耐。”

那道人在一旁點頭說道:“我眼本明,因師故瞎!”

只見那儒生聽罷呵呵笑道:“凡人概念中所謂那仙劍,不過是形器之劍,與修道人的氣脈之劍不可同一并論。朝菌不知晦朔,夏蟲不可語冰,倒也難為他們了!”

山福說道:“世間真有那御劍之術嗎?”

這儒生聽罷,便對著數丈外山峰上的一棵老松,揮手一指,那棵參松即應手而倒。山福童心未泯,驚訝地問他何以無光。

這儒生笑道:“欲練至有光,另有一番道理。”那道人也不甘示弱,朝山巒四周用鼻孔吼氣,只見周遭山土轉即成塵飛揚。山福此時方知遇到了真人,便拜倒在地,大聲哭號著說道:“請師傅收孩兒為徒,以雪父母泉下之恨!”

那儒生便笑著將他扶起說道:“我叫方宦殊,那道人是我師弟,喚作臥牛道人,只因我二人下得山門,外出事畢而返,便沿途打發一些害人的山魈野魅。日前我倆見你這孩童孤身一人,神色間又有些蕭殺之氣,便覺奇怪,卻也不能干涉,如今已知曉你身負血仇,這仙法道術,可以指教你一二!”說罷領著韓山福,三人往山坳的路上去了。

卻說張天寶,在清虛谷修習那吐納周天之事,一晃也是幾月有余,從開始的身乏身憊,到如今的健步如飛,越發感覺這吐納的功夫玄妙之極。平常不能涉險的山崖野澗,現在自己視之亦如履平地。每日除了吐納,便是抻筋練骨,拈符學道。幾月下來,大有進步,連那白發道人也是嘖嘖稱奇。

這一日晌午,天寶正在院中井邊汲水,見那宗平騎那通身黝黑的巨獅,帶著那雪獅,從花園處過來。

天寶便問道:“師兄今日有何事,便連這兩位師兄也帶了出來?”宗平淡淡的說道:“師尊即將出游,這兩只神獸便也隨師尊而去!”說著便從那黑獅的背上下來,搖了鈴鐺,那兩只獅子便乖乖的趴在一旁。

天寶好奇的問道:“這獅子師兄是從何處而來?中原之地似未有此神獸!”

宗平答道:“它們原是昆侖山大雪峰月鏡仙翁的家畜,只因與師尊打賭輸了,便將這二獸送與師尊。”

這時阮笛在樓中,向天寶二人招手,示意到閣樓上去。進了閣樓,見了白發道人,白發道人點頭道:“這幾月平兒與天寶,學道大有長進。明日我將出游,到那蓬萊仙山去尋那定海神金,回來將為你們師兄三人煉就飛劍,此去路途遙遠,阮兒與童兒隨我一同而往。恐仇家尋山而來,你們二人也不必在此駐留。明日便帶你們去伏羲宮你師伯那里,為師我道法衰微,此番前去,機緣難得,多多讓你們師伯指點個一二!能學得多寡,就看你二人的造化了!”

宗平說道:“若讓我去那忉利山,我寧愿留在自家田地!”

白發道人笑道:“平兒休要多嘴,你師伯那火辣脾氣,你是曉得,但他心無芥蒂,連待他座下的那些弟子亦是如此。”

說罷轉頭對天寶說:“天寶徒兒,你宅心仁厚,性格溫良,我卻是放心的很,他日若你這平師兄,倘若在你師伯那里耍什么性子,你要多多勸慰!”

天寶答:“孩兒謹記!我二人一定平安待師傅歸來!”

白發道人笑道:“我看你脾氣倒好,和你那師伯倒是截然相反!為師便賜你一個雅號如何?”

天寶自是歡喜,說道:“師尊賜福,豈敢不受!”

只見那白發道人踱步室中,悠然誦道:“道沖,而用之或不盈,淵兮,似萬物之宗;挫其銳,解其紛,和其光,同其塵,......曲則全,枉則直,洼則盈,敝則新,少則得,多則惑。是以圣人抱一為天下式。不自見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長。夫唯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

他背誦的乃是《道德經》中里面的幾句話,接著略有所思道:“無欲無為,存善去諍,你便叫無諍如何?”

張天寶這時才得“無諍”之名,便拜謝師恩,心中滿是歡喜。翌日,師徒一切收拾妥當,又恐那皮橫上得山來,只在廳堂中留一字條,以此告誡。白發道人便引著幾個徒兒,騎獅往山下走去。行了半月有余,便來到一州府縣城,白發道人對著徒兒們說道:“此忉利山就在近前,為師雖是貧寒,但你們也不妨買些物品,好到山中拜謁你那師伯!”幾個孩童聽了,都歡喜的往城中那些店鋪走去了。

展開內容+
close

猜你喜歡

玄幻小說 修仙小說 仙俠小說 古裝小說
玄幻小說
玄幻小說

農民文學網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玄幻小說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玄幻小說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 逆戰王者
    逆戰王者

    玄幻 / 蘇哲,寧傾城

    2019/03/26 | 3 人已閱

    評分:5.0

  • 國色生梟
    國色生梟

    玄幻 / 楚歡,林黛兒

    2019/03/26 | 3 人已閱

    評分:5.0

  • 陰陽同修
    陰陽同修

    玄幻 / 楚易,楚無雙

    2019/03/26 | 3 人已閱

    評分:5.0

  • 絕頂相師
    絕頂相師

    都市 / 陳易,洛雁

    2019/03/26 | 3 人已閱

    評分:5.0

  • 穿越之攝政王寵妃
    穿越之攝政王寵妃

    穿越 / 葉連賀,夏黎

    2019/03/26 | 4 人已閱

    評分:5.0

  • 放開那個王爺!
    放開那個王爺!

    穿越 / 慕容策,秦青謠

    2019/03/26 | 5 人已閱

    評分:5.0

修仙小說
修仙小說

農民文學網修仙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修仙小說大全,打造修仙小說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進行修仙小說免費閱讀。看修仙小說,就上農民文學網。

查看更多>
  • 天劫仙緣錄
    天劫仙緣錄

    仙俠 / 岳大鵬,云云

    2019/03/25 | 8 人已閱

    評分:5.0

  • 斗氣九天
    斗氣九天

    仙俠 / 李云陽,朱立

    2019/03/25 | 8 人已閱

    評分:5.0

  • 仙門小師弟
    仙門小師弟

    仙俠 / 林曉,楚玥玥

    2019/03/25 | 7 人已閱

    評分:5.0

  • 一世為尊
    一世為尊

    玄幻 / 林云,蘇紫瑤

    2019/03/24 | 9 人已閱

    評分:5.0

  • 醫武帝尊
    醫武帝尊

    玄幻 / 墨辰,江月兒

    2019/03/23 | 11 人已閱

    評分:5.0

  • 最西游
    最西游

    玄幻 / 孫悟空,紫霞

    2019/03/23 | 10 人已閱

    評分:5.0

仙俠小說
仙俠小說

農民文學網仙俠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仙俠小說大全,打造仙俠小說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進行仙俠小說免費閱讀。看仙俠小說,就上農民文學網。

查看更多>
古裝小說
古裝小說

農民文學網古裝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古裝小說大全,打造古裝小說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進行古裝小說免費閱讀。看古裝小說,就上農民文學網。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8 農民文學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皖ICP備18013600號-4聯系QQ:[email protected]

牛气冲天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