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民文學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短篇 > 烈焰妖丹

烈焰妖丹

烈焰妖丹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9-03-22 11:01

評語:《烈焰妖丹》非常值得看的一本書,故事情節引人入勝,文風細膩,情節設置不俗套。強烈推薦,值得一看!

標簽: 玄幻小說
主角是郎戰力,雪兒的小說叫《烈焰妖丹》,是由網絡大神晨光的印譜創作的短篇類小說,烈焰妖丹文章講述了:人道渺渺。仙道莽莽。鬼道樂兮。當人生門。仙道貴生。鬼道貴終。仙道常自吉。鬼道常自兇。高上清靈美。悲歌朗太空。唯愿仙道成。不愿人道窮。

精彩章節

隨著郎戰力將五行內力灌入噬靈符,五行噬靈從丹田中涌出,黑色的光影骷髏頭猶如巨大的守衛擋在郎戰力身前,瞳孔里綠幽幽的光芒忽明忽暗,詭異得讓人不寒而栗的眼神注視著燕飛飛,微微張開的嘴里流露出森冷的殺意。

五行噬靈的忽然出現讓原本要全力擊退靈獸小強的燕飛飛頓時目瞪口呆,原來這就是噬靈,這就是擁有無盡力量的權柄!

“郎戰力,把五行噬靈交給燕家,燕家不會虧待你!”燕飛飛咬牙喊道,在五行噬靈的注視下她的氣勢正在減弱,靈魂力量的威壓對五行噬靈也沒有絲毫作用。剛才還想要殺了郎戰力強取五行噬靈,現在卻知道沒有絲毫勝算。

五行噬靈對燕飛飛充滿了敵意,若不是郎戰力死死拉著噬靈符,它早已經對燕飛飛發出攻擊。

郎戰力大吼道:“燕家公主,貪心不是好事!你清楚就算你使出靈魂力量也不能敵過噬靈,奉勸你到此為止!”

燕飛飛一滯,就在這時小強忽然發出一聲低吼向燕飛飛竄來,兩只上臂揮舞間幾股勁風破空而來,呼呼的風聲伴著空氣龜裂的嘶鳴從后背壓向燕飛飛。

燕飛飛眉頭一皺,回身迎上小強的攻擊,同時靈魂力量在掌心匯聚。就在靈魂力量將要爆發擴散時,郎戰力忽然爆發出一聲驚慌的喊聲,剎那間小強望向燕飛飛身后的方向瞳孔擴大,當即將攻勢收回竄向一邊,躲避那只巨大的骷髏頭。

燕飛飛回頭望去的同時,黑色的濃霧撲了上來,黑洞洞的巨口將她整個人含進去,重重咬合,燕飛飛頓時頭暈目眩,靈魂力量失控脫手,被一股來自四面八方的強勁力量吸引著瘋狂潰散。

郎戰力望著將燕飛飛包裹住的五行噬靈,驚慌之余不免有些遺憾,他原本只是想用五行噬靈逼退燕飛飛,誰知道燕飛飛依然濫用靈魂力量,洶涌的靈魂力量爆發之際引起五行噬靈極大的貪欲,不受郎戰力控制地撲出,燕飛飛正待爆發的靈魂力量成了五行噬靈絕美的食物,大量地吞噬靈魂力量,五行噬靈的黑色光影里不斷閃現出陣陣白光,暴雷的轟鳴聲震得大地微動。

五行噬靈抓住了靈魂力量的根脈,瘋狂地從燕飛飛的丹田里汲取更多靈魂力量,燕飛飛的生命力與靈魂力量一起不可阻擋地流失,身體癱軟,心底卻是欲哭無淚。她多年的修為正飛速喪失,甚至生命的氣息也變得薄弱里,任何的掙扎都是白費。

五行噬靈的臉漸漸仰起,直視斜上方的夜空,雙眼光芒飽滿,黑色的光霧里綠光與白光扭結在一起肆意流轉。

燕飛飛的身體忽然被五行噬靈噴吐出來,卻像失去了重量一般懸浮在離地兩米高的地方,丹田處還殘留了一絲細微的白光與五行噬靈嘴里的深淵相連。

“留她性命!”郎戰力忽然情不自禁地喊道。

五行噬靈微微側目看了一眼郎戰力,奇怪的是,望向郎戰力時它的眼神里沒有絲毫的恐怖,相反還帶有幾分順從。

轉回臉去,五行噬靈嘴里噴出一股微風,合齒之間一聲悶雷破空震蕩而出,聲浪斬裂了空氣里那絲白光,靈魂力量的根脈被斬斷,燕飛飛的臉色蒼白如紙,連最后的血色都隨靈魂力量而去。

五行噬靈不再管燕飛飛,她重重墜地,五行噬靈滿足地洗盡了最后一絲殘余的靈魂力量,頓時所有的靈魂力量波動都煙消云散。

東京城里始終注意著靈魂力量波動的高手們早已是汗流浹背,他們清晰地感受到了靈魂力量的猛然擴張和擴張后盛大的消逝,卻沒有感知到任何與靈魂力量抗衡的力量,就好像只有一個大師級的強者走火入魔后在唱獨角戲一般。

但沒有人敢輕易前去查看,如果真是大師級甚至更強的強者走火入魔那么將非常危險,失控的靈魂力量在外溢中噴發輕易毀滅一座小鎮都是家常便飯的事情,誰也不想因為好奇而喪命于此。

當燕飛飛的靈魂力量根脈斷裂之際,所有高手都心頭一震,一個相同的思想在所有人腦海出現……“大師強者隕落了!”

與此同時,所有細心觀察的高手都身形大動,向靈魂力量隕落的方向飛速而去。畏懼一掃而空,更大的好奇和貪婪填滿了腦海每一個角落。擁有靈魂力量的強者一般都會身著靈魂戰甲,身上更是有不少有錢也買不到的寶貝,誰都想撿個便宜,即使知道此時前去的高手一定不少也無回退之心,大不了平均瓜分,或是殊死一戰!

感受到了強者動向的五行噬靈忽然消散,巨大的沖擊力回到郎戰力丹田的同時也將五行噬靈的感知傳遞給他,郎戰力連忙向小強做出離開的手勢,自己則撲向燕飛飛,一把將不知道是死是活的燕飛飛抱住,土系內力涌動而出,郎戰力緊緊抱住懷里冰涼的軀體,讓土系內力覆蓋住燕飛飛,快速沉入地下。

隱藏在深深的地下,郎戰力連忙收起土系內力不敢泄露絲毫內力波動。雖然距離地面太遠感知不到外面的情況,但可以想象全城大多高手齊聚曠野試圖哄搶大師級強者的畫面。就算現在能自由掌控五行噬靈,但畢竟使用得并不熟練,連最基本的使用方法都還非常含糊,要與全城的高手對戰郎戰力還沒有獲勝的把握。

曠野中比郎戰力想象中要安靜許多,但這一夜注定不會真正的安靜。

所有帶著瓜分意外驚喜的高手都紛紛到了附近,情況卻遠遠比他們想象得要復雜得多。隕落的強者不見了,朦朧的月色下地表橫七豎八的傷痕和不安波動的空氣讓人戰栗,莫名的恐懼感油然而生。

瀛州親王東方寺靜靜地站立在距離事發地點三百米的一塊巖石上,手中沉重的念珠一顆接著一顆慢慢地從他指尖游過去。此時東方寺死死地盯著那片滿目瘡痍的土地,不敢有任何大意,連呼吸都變得緩慢。

以東方寺對東京城內高手的了解,他自認為會是首批到達這附近的人之一,然而到底是什么人竟然來得更早,在所有人到來之前就盜走了在這里隕落的強者,并沒有留下絲毫線索,更沒有任何人感知任何蛛絲馬跡。

各個家族宗派的高手都各自為營,屏息而立,卻沒有一個敢露面,誰也不愿先動以免成為眾矢之的。

東方寺手中的念珠忽然停止移動,眼神里流過一絲失望,轉身向東京城的方向快步走去。

東方寺知道,沒有人能早于他們的同時還在他們到來之前就轉移走了大師級強者,除非大師級強者靈魂力量爆發的時候那人就在場。如此一來,那個沒有留下任何信息的人顯然很有可能就是導致大師強者隕落的禍首,實力遠遠高出大師修為,就算那人留下前來的各個高手也休想撈到好處。

得出這樣的結論東方寺不死心也沒辦法了,既然如此,還不如早些離開,省的留在這里引發不必要的意外。

就如東方寺一樣,其他的高手也紛紛撤離,只好當做今晚的事情根本就沒有發生。

地底下,郎戰力抱著燕飛飛的雙臂不敢有任何松懈,一邊還小心翼翼地感知周圍的任何波動。

好在他潛入地下夠早,沒有被人看出蹊蹺,要不然一場殊死的激戰不可避免!

想到這里,郎戰力不禁罵道:“死丫頭,把東京城外當成是極落山脈那種沒有人煙的地方了?”

不過此時的燕飛飛依然身體冰涼,沒有氣息的流動,生命力的跡象薄弱得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無法聽到郎戰力的責怪,更不可能為她所犯的錯致歉了。

郎戰力心頭忽然產生了一個邪惡的想法,如果燕飛飛真的就這么死了,他冒著生命危險將她帶到地下也不虧,不但能白撿一件靈魂戰甲,說不定還能從燕飛飛的隱玉寶貝里站到些價值連城的絕世珍寶。

剛產生這個想法郎戰力就搖了搖頭,縱然燕飛飛對他有殺戮之心也只是因為他在極落山脈里對她所做的事情,燕飛飛不算不仁,他就更不能不義,無論如何也要試著挽救她的性命。

燕飛飛不會土行孫功法,不能在地下待得太久,確定沒有危險之后,郎戰力再次抱緊了嬌軟的身軀,施展功法快速向東京城的方向移動。

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那幫正在為到手的鴨子飛了而滿心疑慮的高手一定不會想到偷走他們果實的人會回東京城!

直到離開發生過戰斗的地方五百米遠郎戰力才找了一個僻靜的地方悄悄浮上地面。

以燕飛飛現在的狀態恐怕撐不到郎戰力將她帶回直家,郎戰力需要對她進行及時的搶救先穩住命脈。

隱玉寶貝里有煉金老叟留下的玄武丹,這種天品丹藥挽救燕飛飛的性命完全是小事一樁,郎戰力卻不能輕易使用,要是讓燕飛飛知道他有玄武丹并告訴給燕王,燕王對他身上所懷寶物的貪婪更是會變本加厲。

最后郎戰力只謹慎地拿出在極落山脈里采集的玄武果,切下一小片送到燕飛飛嘴里。

見燕飛飛的臉色很快有所好轉,郎戰力又將身上所有愈合丹掏出來給她喂下,然后又抱住她繼續向城內潛入。一路上郎戰力都不敢有絲毫大意,現在在他懷里的不再只是一個燕家公主那么簡單,而是一個財寶箱,任何人都愿為箱子里的財寶豁出命來!

小強乖巧地幫助郎戰力勘察,這只年紀尚幼的靈獸學得倒是很快,郎戰力的謹慎態度被它掌握了個八九不離十。

一路上有驚無險,郎戰力順利潛回直家的屋子里。將冰冷的身軀放到床榻上,郎戰力連忙將手背靠近燕飛飛試探她的氣息。

氣息比之前濃郁了一些,玄武果保住了燕飛飛的性命,愈合丹的藥效也在她體內擴散。暫時她不會有大礙。

微弱又冰涼的氣息吹在郎戰力手背上癢癢的,從窗戶灑進來的淡淡月色下,燕飛飛精致的臉猶如沉寂在黑暗中的珠寶一般明凈無暇,即使休克嘴角也依然帶著公主的驕傲和不愿服輸的桀驁。

郎戰力心念晃動,不可自制地將手背貼得更近,輕輕從那張光潔的臉上滑過。

腦海里浮現出那日極落山脈里銷魂的畫面,雪白的身體,高聳的雙峰美妙至極,渾圓飽滿的臀部線條猶如起伏在霧靄里的神秘山巒,兩條完美比例的修長雙腿貼合在一起扭動之間所綻放的無盡韻味……

還有那神秘花園中的潮潤火熱,以及情毒與男人身體控制之下來自嘴里時疾時緩的嬌喘,一切的畫面都在眼前翻動,與月色下安靜的人兒重合在一起,勾起郎戰力無限的遐想,身體不禁潮熱。

手滑向燕飛飛的脖子,郎戰力吞了一口口水,那美妙得像雕塑大師手下的藝術品一般的玉頸溫柔地勾引著男人最原始的欲望。脖子下鎖骨的位置有一對淺墨色的羽翼刺青,碰到刺青時郎戰力指尖冰涼,他知道,這對羽翼就是靈魂戰甲收攏的符文,與燕飛飛的血脈相連,只要燕飛飛還活著,符文只會聽從她一個人的號令。

手掌在脖子摩挲之間一個快速的拖動摩擦著柔軟的意料來到傲人的山峰,手掌順勢握住,頓時郎戰力兩腿之間一股熱浪瘋狂地動蕩,身體也不自在地扭動了幾次,手掌更是用力地抓握,隔著衣服,那柔弱的高峰變得像海浪一樣波濤滾滾,形狀發生奇妙的扭曲。

郎戰力嗅著淡淡的女人芳香,手正要向更深處探查,昏迷中的燕飛飛忽然輕輕咬住嘴唇,眉頭輕輕一皺。

郎戰力像觸電般停了下來,雖然與燕飛飛早就有過肌膚之親靈肉相合,但這一次與極落山脈的情況不同,上一次燕飛飛深重情毒必須與男人交合方能解讀,而這一次若郎戰力再上演霸王硬上弓就是真正的趁人之危了!

郎戰力連忙抽回手來,趁機走到陽臺觀察周圍是否有對燕飛飛和自己不利的因素。

直家這一夜依然安寧,沒有任何危險的氣息。

回過頭去望著床上的美人,郎戰力搖搖頭,他和燕飛飛真的是結下了難以解開的孽緣,不久前還是要決一死戰的仇人,現在郎戰力卻決心要將救命恩人做到底,既然將燕飛飛帶了回來,就要確保她恢復健康,直到平安離開東京為止。

回想五行噬靈與燕飛飛一戰,五行噬靈是毫不留情地切斷了燕飛飛的靈魂力量并將其吸收,但奇怪的是吸收而來的靈魂力量并沒有灌入郎戰力的經脈,直到五行噬靈回到丹田內以后郎戰力也沒有感覺出自己有任何不同。按照以往的經歷,五行噬靈吸取的內力統統都歸自己所有,這一次的異象應該是因為修為還沒達到能運用靈魂力量的境界。

到手的靈魂力量不能立即使用對于郎戰力來說是非常難以接受的,不論如何他也要嘗試化開靈魂力量將其利用起來!

夜已經深了,郎戰力沒有入睡,坐定在燕飛飛的床邊嘗試利用靈魂力量。

靈魂力量相比本源力量威能更加宏偉,而且還能支配五行本源力量,郎戰力打算從靈魂力量的這個特征入手,嘗試用靈魂力量的特殊能力來支配自身的修為,以此走捷徑完成五行修為的突破。

郎戰力調節心率,讓身體和意識都平靜下來,接著運行丹田之力,讓實力高低不均衡的五系本源力量或內力都恢復平靜。

這時,五行噬靈有了一絲感應,物色寶珠在郎戰力丹田之中變得溫熱起來,綻放出柔和的光暈,郎戰力內視之中所看到的五色光華交融在一起,華麗無比。郎戰力嘗試用意識去控制五行噬靈,五色寶珠的感應繼續提升,漸漸的,五色光輝被收入五行噬靈中,五色的寶珠融于濃郁的墨色里,寶珠的模樣也在發生改變。

五行噬靈的骷髏頭形象漸漸浮現,瞳孔仿佛封印解除一般,黑漆漆的洞口中忽然跳動出綠色的光芒。

郎戰力繼續控制五行噬靈,只見五行噬靈漸漸張開嘴來,一絲細若游絲的白光緩緩流出。

“靈魂力量!”郎戰力內心驚喜,卻不敢有絲毫大意,靈魂力量的威能距離他的實力還太遙遠,不能有任何分心。

當細若游絲的靈魂力量滲入丹田,郎戰力身體猛的一陣,強烈的動蕩感占據了丹田,接著向四面擴散,通過經脈到達全身,讓郎戰力身體漸漸麻木。

“不好!”郎戰力連忙打開經脈,讓那一絲靈魂力量外泄而出,麻木的身體才漸漸恢復知覺,沒有遭到破壞。

郎戰力卻也滿頭大汗,與靈魂力量在體內的初次交鋒險些慘敗,他也充分地感受了融合靈魂力量的困難,而且剛才五行噬靈釋放的靈魂力量還只是它吸取的千分之一而已!

暫作調整,郎戰力再次嘗試,但結果并沒有帶給他驚喜,靈魂力量從五行噬靈中溢出后就霸道地用威壓鎮壓丹田里的能量,然后不受控制地向郎戰力全身侵襲,郎戰力每一次都不能不強行將靈魂力量外泄來保護自身安全。

郎戰力陷入困惑之中,以他目前的狀態,靈魂力量完全是無法控制無法戰勝的。但郎戰力不愿就這樣服輸,燕飛飛年紀輕輕就能熟練掌握靈魂力量躍身大師級強者,他也一定能做到!

雖然有十足的勇氣和決心,郎戰力卻沒有繼續貿然嘗試,燕飛飛能在這么年輕的時候就掌握靈魂力量一定是因為燕家的秘密主修功法,如果能找出她所用的功法,一定比自己沒頭沒腦的嘗試要好。

扭頭望向安靜的燕飛飛,郎戰力搖頭,不知道燕飛飛什么時候才能醒來,就算醒來了還得想辦法讓她交出功法才行。

停止對靈魂力量的嘗試,郎戰力依然整夜坐定在床邊呼吸吐納,接受來自天地之間的本源力量。

郎戰力的火系修為已經突破少師壁障,現在補充火系本源力量不再需要向其它四系一樣依靠融合自然界中的本源力量來獲得,而是可以直接從火之源中汲取,不但速度快,而且每一塊火之源中所蘊含的火系本源力量都很純凈,汲取量也很大,一塊上品火之源就能讓郎戰力的火系本源力量補滿。

郎戰力在魔焰谷獲取的大量火之源現在派上了用場,他將幾塊極品火之源放到一邊,其它的上品火之源則將完全用于本源力量的補充。

有了這樣的補充捷徑,郎戰力的火系戰斗力將更加持久,恢復也不費吹灰之力!

同時,火系修為的領先讓郎戰力也更加注意其它幾系的修為,木系、水系和土系還處于武士巔峰境界,必須盡快得到突破。

不過郎戰力卻不急于這一時來提升三系修為,直天罡曾經贈與的突破方法對于他來說已經失去了必要性,當無意中發覺煉制兵器能為自身汲取大量內力達到提升效果時,郎戰力決心要以煉金與分解靈魂力量相結合的方式來進行修煉,這是他獨一無二的捷徑。

轉眼已經天明時分,郎戰力的內力得到補滿后精神更加飽滿,睜開眼的第一時間急匆匆望向距離不到一米的美人。燕飛飛依然美目緊閉,氣息倒是順暢了許多,卻久久不見要蘇醒的趨勢。

郎戰力聳聳肩膀,謹慎地檢查了燕飛飛的氣息和脈搏,有昨夜的急救,燕飛飛的生命跡象恢復了許多。

正在這時,樓下響起一陣敲門聲,郎戰力當即警惕起來,兩步躍到床邊,借著窗簾的掩護向樓下望去,看到敲門的人是麥穗之后郎戰力才松了一口氣。不過他沒有馬上去開門,而是注意觀察了一下周圍,確定沒有別的人才向樓下走去。

打開門,郎戰力擋在門當中,好奇地問道:“麥子姑娘早啊!不過這么早找我有什么事呢?”

“麥穗向郎戰力身后的屋子看了看,然后才壓低了聲音說:“昨天晚上過得很愉快吧?”

“還不錯……你是指哪方面?”郎戰力繼續裝傻。

麥穗冷笑,“別以為我不知道!昨夜宴會散席后,我從你的屋子里感受到一絲奇怪的威壓,上前來查探時卻聽到房頂被沖破的聲音,然后你的屋子里就沒了人!我原本還以為你是在發瘋做一些奇怪的事情,但今天早上聽說燕家公主自從宴會后就再也沒出現過!兩件事情放在一起,事情難道還不清楚嗎?”

看著麥穗自以為很聰明又帶有憤慨的樣子,郎戰力撲哧就笑出來,好在麥穗還沒有聽聞昨夜城外的事情,要不然她的聯想很快就能觸碰到真相。

“你笑什么?”麥穗疑道。

郎戰力笑過之后又略帶戲謔地盯著麥穗,語氣里充滿挑逗的意味:“怎么了麥子姑娘?你是擔心還是嫉妒呢?”

麥穗一聽頓時臉上顏色飛速變換,惡狠狠地吼道:“你給我放尊重點!我……我來只是想告訴你,今天會有人為你修葺房屋,如果下次再有損壞照價賠償!”

郎戰力聳聳肩膀,“明白了。請問還有別的事情嗎?”

麥穗冷哼一聲,轉身傲慢地離開了。

展開內容+
close

猜你喜歡

玄幻小說
玄幻小說
玄幻小說

農民文學網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玄幻小說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玄幻小說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 逆戰王者
    逆戰王者

    玄幻 / 蘇哲,寧傾城

    2019/03/26 | 3 人已閱

    評分:5.0

  • 國色生梟
    國色生梟

    玄幻 / 楚歡,林黛兒

    2019/03/26 | 3 人已閱

    評分:5.0

  • 陰陽同修
    陰陽同修

    玄幻 / 楚易,楚無雙

    2019/03/26 | 3 人已閱

    評分:5.0

  • 絕頂相師
    絕頂相師

    都市 / 陳易,洛雁

    2019/03/26 | 3 人已閱

    評分:5.0

  • 穿越之攝政王寵妃
    穿越之攝政王寵妃

    穿越 / 葉連賀,夏黎

    2019/03/26 | 4 人已閱

    評分:5.0

  • 放開那個王爺!
    放開那個王爺!

    穿越 / 慕容策,秦青謠

    2019/03/26 | 5 人已閱

    評分:5.0

Copyright © 2010-2018 農民文學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皖ICP備18013600號-4聯系QQ:[email protected]

牛气冲天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