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民文學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短篇 > 靈者噬天

靈者噬天

靈者噬天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9-03-21 18:18

評語:《靈者噬天》小說還是很不錯的 ,作者寫小說的時候下了多少功夫,看起來確實不錯,文筆流暢,大力推薦閱讀,千萬不要錯過超贊的。

標簽: 玄幻小說
《靈者噬天》是最近網上很熱門的一本優質小說,男女主是寧江天,白如嬡的小說靈者噬天講述了:晨的村莊煙霧繚繞,天很冷,村莊被白雪完全復蓋。離村莊幾百米遠處的一塊五十米高的巖石上,一個穿著怪異的人臉上帶著邪氣的笑容,長長的手指在下巴勾了一下,嘴里不經意間流出幾個字"很好,就用這里作為我的試煉場了吧。"村莊外的雪地上,跑在最前面的孩子忽然被一個孩子的木棍擊中,他撲倒在地下掙扎著,痛苦地叫罵著"媽的混蛋,別以為你們人多就了不起,我不怕你們,我要殺了你們!"最高大的孩子舉著木棍走出來,又一棍擊在地下的孩子身上…

精彩章節

凍氣進入寧江天的丹田之后,那種感覺漸漸變得清晰。寧江天握了握拳頭,這時發覺自己稍微能夠感覺到靈力了。

他不敢怠慢,趕忙坐下去,像平時修煉一樣打坐,雙手試著要劃出符咒。可是,靈力若有若無,當寧江天想要把握的時候,又覺得根本感覺不到了。

紫色的光芒從寧江天的皮膚下滲透出來,形成一個團紫色光罩把寧江天包圍在里面。丹田里的凍氣正在緩慢地流動,寧江天憑著自己的感覺去摸索那團凍氣,后來發覺凍氣中心有一只小蟲子正在蠕動。

“這又是什么希奇古怪的東西?難道我又吃錯東西了?”寧江天愕然。

小蟲子后來終于停下來,接著紫色的光芒變得更加耀眼一些。寧江天這才想起,這樣的光芒應該是屬于肚子里的靈媒的吧?他試著將注意力集中到胃里,卻發覺胃里那團怪異的能量已經消失了。

難道說,藥丸變成這只蟲子了?

寧江天覺得有些苦惱,他已經失去靈脈,此時就算是小蟲子把他的身體鉆得到處都是孔,他也沒有辦法阻止。

一道光線從紫色的光罩里流過,寧江天忽然覺得小腹脹痛。他痛得雙手按住小腹,氣呼呼地對著那里罵:“混蛋,你不會真想把我鉆得渾身是孔吧?”

小蟲子根本不聽他的話,繼續以奇怪的軌跡在寧江天的丹田之中來回蠕動,時而會有一道光線流過去,接著寧江天就覺得小腹處更加脹了。

當寧江天已經痛得快要無法忍受的時候,他發覺丹田里有一條冰藍色的光芒透射出來。他奇怪地盯著那道光芒,猜不透這只蟲子到底在給他做什么“手術”。

小蟲子做完這些以后爬回到寧江天的胃里,然后就不動了,接著寧江天感覺到一股震蕩從小蟲子身上散發出來,扭曲著他的內臟,痛得他差點暴走。

“媽的,你到底要干什么?”寧江天發出怒吼,雙手自然地狂舞,卻突然發覺手指之間出現幾道冰霧。

奇怪,這是什么東西?

寧江天疑惑,但這時候,他又能感覺到靈力了。難道說,丹田里的那道光線就是靈脈,而小蟲子替他修復了靈脈?

寧江天試著握起拳頭,靈力開始緩慢地在身體之中流動起來。

五指忽然張開,五道冰凌從他的指尖噴射出去。寧江天得意地蹦起來好高,恨不得把小蟲子吐出來再親它幾口,感謝它為他修補靈脈。

靈媒之中又散發出一個震蕩的力量,紫色的光芒被收回去,失去保護的寧江天被震得心臟都要碎掉。

寧江天剛還對靈媒帶有感激呢,現在馬上又暗罵起來:這小東西太過分了吧,他才剛恢復就又要吃了?媽的,對待傷員難道就不可以用溫柔一點的方法嗎?

寧江天在心里嘮叨的時候,身體中再一次震蕩,在強烈的震蕩中,寧江天彎下腰去,感覺到喉嚨里似乎有血液要涌上來。

“好了,別鬧了,我馬上就去找吃的!混蛋,要是玩死了我,你也得死……哎喲,我的媽呀!”寧江天被靈媒折騰得一邊尖叫,一邊在峽谷之中狂奔。

尋找食物途中,寧江天覺得腦子里突然出現一個穿著白衣的身影,而且身影非常清晰。他甩甩腦袋,把那個身影給揮掉,但馬上又重新想起。

這個時候,他奇怪地發覺自己竟然有些想念白如嬡。而且他在想,他騙了白如嬡,不知道現在落入這種境地是不是上天給予他的懲罰。

“不,笨蛋,你所想的應該是那個雷系靈者,你要殺了他!其它的,都不該去想!”寧江天使勁擺頭,想把白如媛從自己的意識里消除。

越想得多,寧江天的意識就越亂,白如嬡的身影也越來越清晰。寧江天不禁開始回想最處看到白如嬡時的感覺,然后仔細想著她說的每一句話,甚至每一個笑容。

“媽的,我到底在想什么?”連寧江天自己都覺得奇怪,向來習慣了孤獨一人,從來不會思念誰,關心誰,沒想到只是與白如嬡見過一次,他的腦海里就留下白如嬡不可磨滅的身影。

寧江天苦笑,努力讓自己暫時把白如嬡放到一邊,畢竟在峽谷中生存下來更加重要。他暗暗發誓,等到哪天走出這破峽谷了,一定要再去看看白如嬡,不讓她等得太累。

峽谷中的生物在寧江天看來非常可怕,轉悠了好幾圈,沒遇到什么常見的動物,而二階的星獸倒是看到不少。還好沒有靠近那些星獸,不然肯定會被撕碎。

寧江天被靈媒折磨得進退兩難,他必須盡快找到食物,不然就會死。但要命的是,他終于找到幾只看上去還算弱小的兔子了,誰知道兔子見到他以后并不逃跑,而是抬起頭來,三只火紅色的眼珠子里噴出的火焰將一大叢草燒成灰燼。

寧江天想,這個峽谷肯定是哪個王八蛋科學家建的恐怖公園,侏羅紀公園在這個峽谷面前都顯得遜色不少。

不過,在星獸面前,更可怕的是靈媒的內部攻擊,無法抵擋,無法躲閃,只要靈媒愿意,它隨時都可以殺死寧江天。

寧江天咬咬牙,既然橫豎都是死,那就死得轟轟烈烈一點吧,跟火兔拼了!

隨著寧江天的雙手揮舞,冰凌滑破虛空如利箭一般射向火兔,火兔卻不躲閃,悠閑地吃下一口草,然后三只眼睛閃爍出一道火光,冰凌在離它好幾米遠的地方被一片突然在空氣中爆發的熱浪震為碎片。

寧江天的靈脈剛重新組合,現在對靈力的控制還沒進入狀態,根本無法發揮出哪怕高出五十鉆的靈力。而且他又沒有武學基礎,攻擊用的技能目前還只局限于冰荊刺。

不過,寧江天并不灰心,又一陣冰凌射向火兔的同時,雙手抬起來在身前劃動。一道顏色黯淡的冰封咒印出現在火兔身后。誰知道火兔兩只耳朵微微一動,符咒便從中裂開了。

火兔兩只耳朵高幅度擺動,發出一陣難以聽見的聲波。寧江天小心地用冰瓊之眼捕捉著聲波的流動方向,發覺聲波并沒有攻擊力,而且目標也不是他。

寧江天越戰越勇……被肚子里的蟲子逼的。既然沒有華麗的技能作為輔助,那就用最原始的冰凌不斷轟擊敵人好了。他就不信自己一個大男人不能對付這么一只兔子!

火兔雖然可以輕易破壞寧江天的力量,但畢竟只有一時爆發力,不能持久。在寧江天累得氣喘吁吁的時候,火兔終于趴在地上再也不動了。

“哈哈,跟我斗,找死!”寧江天一把抓住火兔的耳朵拎起來,得意地思考要怎么吃才爽。

這時,不遠的地方出現一大片密集的聲波。寧江天望向左右,接著蹦起來一米多高……剛才火兔震動耳朵竟然是在向同伴求救,這時候在峽谷兩頭大約有超過兩百只的火兔正瞪著三只紅眼睛向這邊爬來。

“我太陽,來這么多干嘛?我又吃不完!”說完,寧江天一拳砸在手里的火兔腦袋上,確定它被打暈之后趕忙塞進衣服的大口袋里,然后跑到懸崖邊準備爬上去避難。

“我就不信你們這群該死的兔子會爬墻!”寧江天為自己想到一條好的逃跑路線感到自豪。

可是,剛爬上去十幾米,他忽然覺得時壁滑膩膩的,接著就看到扣住石壁的手指正向下滑去……

石壁之下的地面已經完全被憤怒的兔子給占滿,它們瞪著慢慢向下滑來的寧江天,眼中已經凝聚了靈力,準備為同伴報仇。

好在靈媒似乎知道寧江天的難處,不再發出震蕩的力量反噬寧江天,要不然寧江天就真的要飛升到天堂做神仙了。

寧江天沒有等到滑到地面,離地面五米高時,他忽然雙腿蹬上石壁,接著雙手抽開,已經有好幾道冰凌凝聚在手心。

他利用腿的蹬力向后翻轉過去,而火兔已經不能再忍耐,紛紛從眼中噴射出火舌,追著寧江天翻轉落下的軌跡射過去。

寧江天還沒落地,手中凝聚的靈力已經快速制造出冰凌向著腳下發射,冰凌密集地落下去,將無數擠成一團無法躲閃的火兔刺穿。接著寧江天重重落地,腳下又踩死三只火兔。他的手沒有停下,冰凌如發了瘋的子彈一樣噴射著,火兔紛紛噴濺出血液倒下。

寧江天暗自僥幸,這些來援助的火兔似乎沒有口袋里這只強大,大概是因為口袋里這只是它們的BOSS吧。

火兔的隊伍被完全打亂,一些被冰凌刺穿卻還沒死的兔子又開始震動耳朵,準備調集更多的救兵。

而其它還沒被刺到的火兔則有秩序地散開,形成一個包圍圈守住寧江天。

“對了,在靈者之心里用過的那個結陣,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對了,結陣是怎么用的來著?”寧江天心里亂糟糟的,盡力回想被優曇花的靈魂逼到絕路之時在想什么。

他的手胡亂地擺動著,后來終于發現地面漸漸出現那個熟悉的結陣。巨大的環形結陣里,一只冰狼旋轉著游動,無數符號在它游過的地方生成而出。

已經創造出結陣,但是要怎么使用,寧江天完全不知道。上一次召喚出這種華麗的結陣,完全是胡亂中碰對的。

兔子大軍很快來到,包圍寧江天的軍團更加龐大,讓寧江天覺得很想苦笑。媽的,作為一個大男人,他竟然被一群看似柔弱的小動物給包圍起來!

巨大的冰狼結陣從地面浮起來,到達寧江天膝蓋位置就靜止下來,將許多火兔籠罩在符咒之下。

火兔大軍似乎得到一個命令,然后毫不畏懼地向著寧江天靠近,眼里由于凝聚了靈力,變成赤金的紅色。

寧江天只好再次用冰凌瘋狂射擊,但面對至少上千的火兔,他不知道冰荊刺還能堅持多久。

這時,他忽然發現結陣中間的冰狼眼部閃爍出一點寒光。他猛然想起,這種冰狼他以前聽別人說起過,據說這種已經絕跡的冰狼在星獸中的狼族里擁有非常強大的實力,有更玄妙的傳說,說冰狼可以將地下水凝結為冰凌瞬間從地下刺出,制造出一大片地刺,瞬間消滅大批的敵人。

“地刺,對了,地刺……地刺又怎么了?以前從來沒人告訴我怎么使用啊!”寧江天急得滿頭大漢,他承認自己不是天才,這些復雜的東西并不是一時半會兒可以摸索出來的。

就在寧江天焦急的時候,火兔已經突破他的冰凌陣線,一只火兔忽然躍起來一人多高,眼中噴發的三道火光扭曲著凝結在一起,形成一柄鋒利的火焰箭瞬間便刺向寧江天喉嚨。

還好寧江天即使躲閃,火焰箭只從他的肩膀擦過,留下一道不算太深的傷口。

接著,更多的火兔涌上來,紛紛向寧江天發出進攻。被火靈門的老者打傷的地方還在痛,再面對這么多敵人,寧江天很難及時作出有效抵抗,不斷被火兔的靈力傷到。望著飛舞在眼前的火焰,他似乎看到了火靈門的人輕蔑的表情,以及自己被火靈門老者打傷時的畫面。

他咬牙切齒,恨不得馬上去火靈門拆他們的房子。但現在他不能去,因為他正面臨大批發了瘋的敵人。

寧江天被火兔緊緊包圍起來,傷口的痛楚讓他的意識變得有些麻木。他仰起頭,忽然爆發出一聲沉重的低吼。同時雙臂伸展,靈力在沒經過他的刻意控制之下向雙臂的盡頭擴散。當靈力凝聚在指尖的時候,隨著寧江天聲浪擴散,一道冰藍色的環形光芒向四面擴大,散開。

冰浪在離寧江天五十多米遠的地方才消失,而半徑五十米的范圍內,所有火兔都被冰氣封凍住了,變成一大片精致的冰雕。

“冰凍波!”寧江天為這種新發現的技能隨意想到一個名字。然后,他仔細思索,自己剛才是怎么控制靈力擴散的。

在許多時候都很奇怪,他注意力完全集中在戰斗上,反而常常無法施展靈力。而意識自然放松時,靈力發揮出的力量反而非常驚人。

火兔在短暫的呆滯以后,繼續向寧江天沖殺而來。

“我靠,你們還有完沒完了?”寧江天急得想罵。

他回想著使出冰凍波時的靈力狀態,雙手自然舒展,靈力在丹田與雙手三處集中,隨著寧江天對靈力的激活,靈力集中的三處被三道冰藍色光芒連接起來,形成一個三角形小型結陣。

火兔越過被冰封的同伴的軀體襲向寧江天,而寧江天的手忽然高舉,三角結陣被拉大,結陣噴發出耀眼的光芒,隨即寧江天呼出傳說中冰狼的特技:“地氣陵墓·狼牙刺!”

懸浮在地面以上的結陣忽然旋轉起來,結陣中的各個符號出現分層,一些代表大地和水源的符號印到地下,代表戰斗與兵器的符號則升高半米,接著是代表死亡的符號升過寧江天頭頂。而符咒中心的巨型冰狼則化為一道冰氣柱向著天空沖射上去,連接在天與地之間,仿佛一根直插云霄的柱子。

各個符號圍繞作為軸心的冰氣柱旋轉著,結陣之中漸漸響起一陣難以分辨的音樂,就像古代戰場上的號角和戰鼓聲。

寧江天站在冰氣柱中心,努力維持著結陣的靈力輸出。他不覺驚訝,這個結陣所需要的靈力竟是那么多,他感覺冰氣柱向天空沖射的時候,仿佛有一股力量正牽動著他的靈力,將他的靈力也拉上高空。

地面的結陣開始噴射出耀眼的星光,接著地下發出巖石碎裂的聲音,水快速流動的聲音,還有堅冰摩擦的聲音……

無數道三米多高的狼牙形冰凌瞬間從地下刺出,處于結陣包圍中的火兔根本沒有機會躲閃,就被冰凌刺穿身體,或是擊上半空。被刺傷刺死的火兔傷口處甚至來不及流血,渾身就已經被寒冰封凍。

所有處于結陣外的火兔都被嚇得瞪大眼珠,當結陣消失以后,冰凌依然密密麻麻扎在地面,猶如一座寒冰墳場。火兔的隊伍漸漸散開了,而寧江天的精力已經消耗得干干凈凈。他坐下去,一邊啃著僵硬的冰凍兔子肉,一邊等著冰凌融化。

咬一口兔子肉,然后罵一句:“媽的,這些冰凌怎么還不化呢?難道要把我圍困在里面一直到老死掉嗎?”

剛才的戰場完全插滿冰凌柱,除了以寧江天為圓心半徑不到半米的圓圈內,排列緊密得連只火兔都無法穿過。

靈媒消化掉火兔肉之后,寧江天漸漸發覺身體有些發熱。星獸的肉比起普通食物來說就是不一樣,就算已經被消化變成靈力了,寧江天依然能感覺到那些靈力還在反抗,用滾燙的熱氣來與寧江天的冰系靈力對抗。

吸收這些靈力的過程當然也變得復雜起來,寧江天專心地打坐,集中所有靈力來裹住火兔的靈力,但是外來靈力沸騰著,翻滾著,好幾次都從寧江天的靈力下突圍,甚至差點將寧江天的靈力裹住吸收掉。

吸收這些靈力比起與火兔BOSS對戰來說更加困難,寧江天一邊用冰封咒印封凍外來靈力中的火系力量,一邊為自己打開靈力罩,防止火兔的靈力把自己的靈力吃掉以后趁機開溜。

經過半個多小時不斷的包裹和突圍,火兔的靈力才終于被吸收。雖然麻煩了一些,但火兔的肉中含有更多的天地精華,說不定吃一只火兔得到的靈力比吃一百只牛腿還要多。

靈力完成了融合,寧江天呼出一口氣,一股波動的力量從他身邊擴散出去,在離他最近的冰凌柱上震出許多細小的傷口。

有了那些被凍起來的兔子,寧江天接下來也不用愁著找食物了。不過,依然有一個很麻煩的事情需要他處理:漂浮車報廢,沒有地圖,他要如何才能離開這個變態的峽谷呢?

他試過攀爬石壁,但石壁非常光滑,他總是會在爬到幾十米高的位置直接滑下去。他也試過用冰凌插進石壁搭出一座梯子,但石壁非常堅硬,冰凌只能淺淺釘進去,被寧江天一踩就掉了。

寧江天躺在地上,一邊啃著烤了個半熟的火兔肉,一邊望著眼前石壁上的無數道劃痕。每一組劃痕就代表他的一次努力,最厲害的一次,他已經爬出三十多米高,但比起高達千米的石壁來說,這三十米可以忽略不計。

過去好幾天,寧江天終于無法再堅持爬石壁了,他決定去尋找出路。帶上幾只火兔的尸體后,他離開漂浮車墜毀的地方,開始了危險的旅程。

可惜的是,轉悠了一整天,他不但沒找到出去的路,還發覺自己竟然迷路了!他媽的,那么多的冰凍兔子肉,看來再也無法享受了。

又過去幾天,寧江天一邊獵食力量稍小的星獸,一邊在迷宮一般的峽谷里轉悠。然而,他依然無法找到出口,反而有好幾次差點與靈力達到三階的強大星獸發生實力不均衡的惡戰。

如果一直這樣下去,寧江天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離開這個該死的峽谷。如今,仇人不再只是毀滅村莊的靈者了,寧江天要打敗的,還有火靈門的老者。

為了不被星獸殺死,寧江天不敢再到處轉悠,決心回到最初的辦法:爬石壁!

“六十米!今天已經有進步了!再堅持一下,上面就有一塊突出的巖石歇腳!”寧江天呼哧呼哧的掛在懸崖上的一塊稍微突起石頭上,動作就像在動物園看到過的猩猩。

“呀……”寧江天努力憋住一口氣,翻上了那個突出的巖石。

“咦?”剛剛坐下,寧江天突然發現這個突出的巖石后面居然有一個小小的山洞,山洞很小,只有半米高,半米寬的樣子。寧江天趴下向里看了一眼,里面似乎很大!“不錯,如果里面夠寬的話,我今天就在這山洞里住一晚,明天繼續往上爬!”

山洞中果然寬敞,夠寧江天這樣一個單身漢過夜了。而且石洞內壁比較平滑,使得寧江天進入洞中時稍微找到一點人類世界住宅的感覺。

洞中很暗,不過對于寧江天來說才不是難事。他將靈力匯聚在手指間,手指因為注入的靈力漸漸增多而開始變為冰藍色。

“呼……”他的掌中發出一聲呼嘯,手指伸出,凝聚的靈力忽然從虛空中制造出一個類似凌錐的冰團,脫離寧江天手掌掠出,形成一盞漂浮在空氣中的冰燈。

冰燈的冰藍色光芒撒開,使陰暗的石洞里漸漸被光芒照滿。不過,寧江天還覺得不夠滿意,將更多的靈力傾注出來,凌錐的頂端由于無法承受過高靈力轟擊突然裂開,不均勻的碎口處仿佛飄動的火苗一樣妖冶美麗。

“哈哈,這是我寧江天獨家研制的冰火!侵權必究!”寧江天得意地拍拍手。

收拾出一小塊地方坐下來,不過這時候寧江天并不覺得疲憊,還沒有想休息的意思。無聊之中,他再一次翻開《天吃譜》……只是很無聊地翻,因為他自己都沒有期望過會從這里面找到什么新東西。

《天吃譜》第二章里面不是說了嗎,必須找到擁有更寧江天地精華的食物才能有接下來的內容出現。雖然寧江天這些天已經吃了不少靈力強大的星獸,但是沒有找到海蘭鉆石,好像《天吃譜》還不愿買帳。

沒翻幾下,書頁又被翻到空白頁上。寧江天打了個哈欠,無奈地說:“既然你已經用靈媒在折騰我了,何必還要制造更多的麻煩呢?拜托,你就讓我一次性看完后面內容不行嗎?”

書頁上沒有任何反應。

寧江天嘆氣,一本破書怎么可能聽懂人話呢?他正要扔掉書打算休息,卻發現書頁中正有詭異的現象發生。

剛才召喚了冰火的手指上,冰藍色的光芒又顯現出來。但是,寧江天根本沒有凝聚靈力!

這時候寧江天才察覺到,正有一絲很微弱的靈力從丹田中流出來,流向手指,然后從指尖脫離就消失了。非常微弱的流動,甚至不注意根本無法察覺到。

雖然流失的靈力很少,但依然引起寧江天的高度緊張,這又是出什么毛病了?哪怕只有一丁點靈力流失,可那也是他拼了命吃回來的啊!

寧江天趕忙召喚出冰封咒印,以為這樣就可以阻止靈力流失,但他很快就發生他錯了。

就在他緊張得要暴走的時候,忽然發覺流失的靈力正在空白的書頁上組合,形成一些藍色的閃光符號。符號變幻之間,幾個文字慢慢顯露出來。

“難道是后面章節出來了?”寧江天由緊張得差點暴走變為興奮得差點暴走,抱起書湊到臉前,恨不得馬上就看到所有的文字顯現。

“《天吃譜》第二章第二小節:玄冰七星掌管極地之冰,玄咒星掌管極地之靈力。八星同根,八極同生,靈力與冰之交匯,創造天地之星極。”

展開內容+
close

猜你喜歡

玄幻小說
玄幻小說
玄幻小說

農民文學網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玄幻小說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玄幻小說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 逆戰王者
    逆戰王者

    玄幻 / 蘇哲,寧傾城

    2019/03/26 | 3 人已閱

    評分:5.0

  • 國色生梟
    國色生梟

    玄幻 / 楚歡,林黛兒

    2019/03/26 | 3 人已閱

    評分:5.0

  • 陰陽同修
    陰陽同修

    玄幻 / 楚易,楚無雙

    2019/03/26 | 3 人已閱

    評分:5.0

  • 絕頂相師
    絕頂相師

    都市 / 陳易,洛雁

    2019/03/26 | 3 人已閱

    評分:5.0

  • 穿越之攝政王寵妃
    穿越之攝政王寵妃

    穿越 / 葉連賀,夏黎

    2019/03/26 | 4 人已閱

    評分:5.0

  • 放開那個王爺!
    放開那個王爺!

    穿越 / 慕容策,秦青謠

    2019/03/26 | 5 人已閱

    評分:5.0

Copyright © 2010-2018 農民文學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皖ICP備18013600號-4聯系QQ:[email protected]

牛气冲天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