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民文學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言情 > 我與你的情深似海

我與你的情深似海

我與你的情深似海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8-09-10 10:07

評語:小說情節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節與文筆俱佳的,充分體現了作者用心寫作的心態,都市愛情故事中的上品。

標簽:

《我與你的情深似海》作者是明藥,男女主角是顧輕舟,司行霈的小說,我與你的情深似海章節精彩閱讀:少帥說:“我家夫人是鄉下女子,不懂時髦,你們不要欺負她!”那些被少帥夫人搶盡了風頭的名媛貴婦們欲哭無淚:到底誰欺負誰啊?少帥又說:“我家夫人嫻靜溫柔,什么中醫、槍法,她都不會的!”那些被少帥夫人治好過的病患、被少帥夫人槍殺了的仇敵:少帥您是瞎了嗎?“我家夫人小意柔情,以丈夫為天,我說一她從來不敢說二的!”少帥跪在搓衣板上,一臉豪氣云天的說。督軍府的眾副官:臉是個好東西,拜托少帥您要一下!!

精彩章節

翌日下起了寒雨,雨絲在玻璃窗外的欄桿處繾綣飄灑,溫柔細膩,只是太冷了。一只灰雀躲避凄風苦雨,落在顧輕舟的窗臺上,用紅嫩的喙輕啄羽翼。

看到顧輕舟對鏡梳理青絲,雀兒并不害怕,反而興致勃勃打量她。

顧輕舟微笑。

“以后閑來無事,我養只雀兒玩,倒也是不錯的事。”顧輕舟低低的想。

只是這么想,真讓她養,她也未必養得好。雀兒是很嬌貴的,需得養得富貴,才有趣好玩。

細小的事,讓顧輕舟心情還不錯,將自己的長發挽起,梳了個低髻,鬢角一支翡翠玉簪,又換了件青色斜襟五彩連波的夾棉短襖,收拾妥當下樓了。

顧輕舟今天下樓有點晚,全家都坐在餐廳獨缺顧輕舟。

“阿爸,我來晚了。”顧輕舟笑道。

眾人都看著她。

她一襲老式衣衫,青絲低垂,露出一段修長嫩白的頸,流水肩纖薄,柔媚又清純,將老式寬大的斜襟衫,穿出了玲瓏美感。

“沒想到老式的斜襟衫這么好看,我也要去做一身。”二姨太和三姨太都在心里偷偷想。

這幾年城里早已不流行老式的斜襟衫了,名門大戶人家女眷們的衣櫥里,都是洋裝、旗袍和皮草。

倏然見顧輕舟這么打扮,兩位姨太太看到了顧圭璋眼底的滿意。她們以色侍人,為了爭寵,什么手段都要用上的。

秦箏箏母女幾個,則眼眸陰冷。

“阿姐,你瞧顧輕舟,她又穿這種老式的衣裳。”老四顧纓低聲,跟老大顧緗耳語。

“她就是上不得臺面。”顧緗咬牙切齒。就是這么個上不得臺面的東西,居然可以做督軍府的少夫人。

顧緗太不甘心了,想起來就銀牙碎咬,恨到了極致,骨頭縫里都恨。

老四顧纓則想要當場諷刺顧輕舟,被秦箏箏的一個眼神遞過去,話就堵在喉嚨里,不敢說出來。

“輕舟小姐,你今天要跟著太太去司家看望司老夫人么?”三姨太蘇蘇突然問。

眾人又是一愣。

顧圭璋抬眸,問顧輕舟:“督軍府打電話給你了?”

他都不問秦箏箏。

顧輕舟搖搖頭:“沒有。”

顧圭璋不解,看著三姨太。

秦箏箏臉色頓時陰沉了下去,十分難堪。

而顧緗也緊張攢住了手,將頭低低埋了下去。

昨晚是司夫人打電話來了,說司督軍的母親,也就是司少帥的祖母,想要見見顧輕舟這個未來的孫兒媳婦。

秦箏箏在電話里應下,不情不愿的,結果司夫人又說:“老太太喜歡熱鬧,你帶著顧緗一塊兒去看望她老人家,人多喜慶。”

這是在暗示秦箏箏,顧輕舟未必就是少帥的未婚妻。若是老太太看中了顧緗,督軍喜歡顧輕舟也沒用。

顧緗也許可以取而代之,要不然為何讓顧緗也去?

秦箏箏大喜!

督軍夫人暗示到了這個份上,她自然不會再帶顧輕舟去的。

于是,她打算帶著顧緗,以“少帥未婚妻”娘人家的身份,去看望司老夫人。

司老夫人年老昏聵,萬一真喜歡顧緗,拉著顧緗的手說孫兒媳婦,先認下了顧緗,司夫人再里應外合,司督軍為了孝道,也要放棄顧輕舟的。

多好的如意算盤,卻被三姨太偷聽到了電話,還公然當著全家人的面說了出來。

秦箏箏怒極,她之前能容得下三姨太,是為了防止二姨獨寵,讓她們倆相互制衡和爭斗,秦箏箏坐收漁人之利。

如今看來,這個三姨太是留不得了。等她先處理完顧輕舟,就要取了三姨太的命!

“我打算吃完飯再跟輕舟說,沒想到三姨太這么心急。”秦箏箏收斂心緒,笑容溫婉慈祥,對顧圭璋道,“昨晚督軍夫人的確來了電話,讓今天上午送輕舟去看望司家的老太太。”

言語之中,點明三姨太邀功,甚至誣陷太太。

二姨太不喜歡太太,更不喜歡比她年輕的三姨太,當即落井下石:“蘇蘇最擅長聽墻根了,太太跟督軍夫人打電話,她都知曉。”

三姨太腹背受敵,一時間臉色微白,手里的填白瓷小碗捏得有點緊。

顧輕舟知曉三姨太在刻意幫她--當然也是為了利益,希望將來得到顧輕舟的提攜,有個終身的依靠。

在此前,顧輕舟需要盟友。

“原來是要去督軍府啊,我說太太和大小姐怎么都換了如此好看的衣裳。”顧輕舟聲音溫軟道。

她眼眸幽靜,墨色眸子映襯在蔚藍的眼波中,像月夜下的古潭,靜謐、深不見底,卻偶然閃過幾縷粼粼波光。

這柔色眸子里,閃過幾分鋒芒時,顧圭璋就懂了。

秦箏箏和顧緗打扮妥當,而顧輕舟是沒打算出門的,她們根本不打算帶顧輕舟去。

顧圭璋瞥了眼秦箏箏,眼神冷銳,什么都明白了。他重重放下碗筷,道:“以后督軍府的電話,你就不要替輕舟接了。若是輕舟不在家,讓三姨太接就是了。”

三姨太和顧輕舟扳回一局,秦箏箏臉色難看,二姨太更是尷尬。

飯桌是女人的戰場,沒有硝煙,卻斗得血淋淋的。

“老爺,我怎能接呢?”三姨太嫵媚一挑眉,“輕舟小姐還小,需得太太幫襯著她出門,我只是小妾,我陪輕舟小姐去督軍府,咱們顧家就太不知規矩了。”

顧圭璋聽了這話,很滿意點點頭。

看看,這才是識大體!

秦箏箏到底出身低微,平日里還好,一旦有事就泄了老底,上不得臺面,顧圭璋很惱火。

“還是你知道規矩!”顧圭璋道,他把規矩兩個字,咬得特別重。

秦箏箏頓時面紅耳赤。

早膳之后,顧圭璋去了衙門,秦箏箏氣得冷嘲熱諷,罵了三姨太幾句,然后對顧輕舟道:“回房換衣裳啊,我們要走了。”

顧輕舟還需要司家未婚妻的身份給自己撐腰,也不說什么,回房換了套緋紅色杏林春燕的短襖,月白色挑線裙子,外面套著銀紅色大風氅,下了樓梯。

仍是老式的裝扮,穿在她身上,卻格外雅致。

想起自己還沒有給顧輕舟做洋裝和旗袍,秦箏箏也不說什么,免得老爺想起來又出一筆錢給顧輕舟添衣。

“好老土!”顧緗在心里冷笑,“顧輕舟是白癡嗎,去這么重大的場合,穿得這樣俗氣,還嫌不夠丟督軍府的臉?”





展開內容+
close

Copyright © 2010-2018 農民文學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皖ICP備18013600號-4聯系QQ:[email protected]

牛气冲天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