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民文學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恐怖 > 玲瓏鬼嫁,霸道冥夫太撩人

玲瓏鬼嫁,霸道冥夫太撩人

玲瓏鬼嫁,霸道冥夫太撩人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8-12-25 22:43

評語:劇情緊湊,情節跌宕起伏,人物刻畫細致到位,絕對讓你完美的感受到閱讀的快樂,

標簽:
《玲瓏鬼嫁,霸道冥夫太撩人》作者是胭脂蕓,男女主角是顧泊南,夏玲瓏的小說,玲瓏鬼嫁,霸道冥夫太撩人講述了:她被父親嫁給病秧子,洞房花燭夜病秧子死了,家族要逼她活埋合葬。(男女身心健康。)母親去世,她回家奔喪,但卻被父親逼迫嫁給隔壁村的病秧子,她不從,打傷了病秧子逃跑。但是事后卻被通知病懨子死了,她被扣上了殺夫罪,家族把她綁了,要將她與病秧子一起合葬……推薦完結老書,(夜嫁陰緣,鬼夫大人要出棺)

精彩章節

一猜一個準啊?

我是不是應該推薦他去買個彩票?沒準明天就成了百萬富翁了!!

“咦,不對吧?那你怎么知道我名字的?”我記得他好像是叫過我的名字,可是我沒有告訴過他我的名字吧?那他怎么知道的?

這東西都能猜?

他烏黑的眼眸深沉的望著我,眼眸動了動:“我聽到你們家家人這樣叫,所以記下了。”

“所以我感覺我回家的路上一直有個人跟著我,那個人就是你?而且我在我家走廊上見過你一次,你為什么會出現在我家走廊?”我一個沒忍住,把心里的困惑全部都問了出來。

他眉頭微擰,干脆的回答,“你眼花了。”

“……”這算是回答了我還是沒有?

眼花?

如果那天在我走廊上見到的那個男人不是他,那為什么我一直覺得他眼熟?

就是他!我很確定沒有眼花!除了眼熟之外,我還有另外一種感覺,一種……很久之前就認識他的感覺。好像是在夢里,又好像是在現實。

雖然我不知道那種感覺到底是從哪里來的,總之就是一直存在。

見我陷入了沉思,他曲起手指在我額頭上敲了一下,硬生生的打斷了我的思路。“還愣著做什么?還不走?一會兒夏老大帶人來了你就走不掉了。”

被他這么一提醒,我才想起來自己得必須離開。

可是現在沒錢了啊……

連路費都沒有了……

“你有錢嗎?可不可以借一點給我?”我厚著臉皮問道。

他微微挑了一下眉凝視著我,一眼就看穿了我的窘迫,“你的錢被夏老大搶了?”

他用了這個‘搶’字!不知道是他太了解我還是太了解夏老大,居然形容得這么淋漓盡致!

對的,就是被他搶了!

我用力的點頭,差點沒把腦袋甩掉。“對對對,所以現在我們已經沒錢了。”

“不,是你沒錢了。”他很認真的糾正了我的說法。

我嘴角抽了一下,眼巴巴的望著他:“那你有錢嗎?”

“冥幣你要嗎?”他笑容可掬的回視著我。

明明他就有一張可以傾城也可以傾國的臉,明明他笑起來是那么的讓人神魂顛倒,可是為什么,我就這么想揍他?

“你留著自己慢慢享受!”我磨了磨牙齒崩出了這句話!

見我生氣了,他突然抓住了我的手,我剛想甩開,手心一涼,手中多了一張銀行卡,而且還是一張VIP金卡!

他含笑望著我,目光雋黑清亮:“密碼……201314!”

我老臉一紅,瞬間有些不好意思了。“這個……我們剛剛認識我就拿你的錢,是不是不太合適?”

其實我的內心已經無比的竊喜了,金卡哎~

有錢人就是不一樣,就連密碼都這么悶騷,太有個性了!

沒想到這還是一只有錢的鬼,賺大發了!

顧泊南很贊同的點頭:“我也是這么覺得的,所以卡里也沒有多少錢。”

“……”我臉上的笑意僵住了,為毛有一種被人耍的感覺?“沒有多少錢是多少錢?”

“恩……兩百塊!”

“……”兩百塊的VIP金卡!!

“你……”我磨了磨牙齒,莫名的想咬他。

“你不要可以還給我!”他手一伸就想拿回去。我慌忙避開了!

兩百塊也比沒有的好!至少這點兒錢也已經足夠讓我回到縣城了。

我把房給退了,然后拿著退了的五十塊錢押金給顧泊南買了一把黑色的傘。他畢竟受傷了,外面艷陽高照,他肯定是受不了的。

到了高鐵站以后我又犯愁了,他都沒有身份證,我也不知道應該怎么去給他買票!

正在我為難之時,他告訴我,他是可以隱身的……

就這樣,我們買了一張票,然后就順利的上了車。

三個小時以后順利下了高鐵,回到這個熟悉的城市,我的心情是很惆悵復雜的。

曾經在這里的無數個日子里,我一直都在期盼著和我的母親以及妹妹相見。可是從今以后,我再也沒有機會見到她們了。

我調整了一下心理狀態以后給夏雨打了一個電話,夏雨是我堂妹,不過她爸爸在她很小的時候去世了,她跟著她媽媽住在城里。

我現在沒錢了,回來以后得打個電話問她借一點,要不然就麻煩了。

電話剛剛打通,聽到我的聲音她就哭了,我心中一緊,趕緊問她怎么了。

她說她媽不知道怎么了,最近總是一到半夜就拿刀殺她,她現在都被嚇得不敢回家了。

聽了這個以后我也是心中一緊,也顧不上怎么回事,反正先過去找她看看再說。

我和顧泊南是在醫院里找到夏雨的,她的手臂被她媽給抓傷了,傷口一直在發炎腐爛,醫生也看不出什么。

“你確定你這傷口是人抓傷的?”顧泊南淡淡的掃了一眼她的傷口。

夏雨斬釘截鐵的點頭,“沒錯,這就是我媽用她的指甲抓傷的。”

那傷口看著烏黑發紫,就跟毒蛇咬了一樣,而且還在冒著藍色的泡泡,看得我一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如果不是夏雨一定堅持說是她媽抓的,我真懷疑這是被僵尸抓的。

想到僵尸兩個字,我心里忍不住咯登了一下。

不會真有僵尸吧?

我抬頭看向顧泊南,正好撞見他眼底的寒意,與我對視的時候,他冷冷的吐出兩個字,“尸毒!”

尸毒?

我看了一眼一臉茫然的夏雨,一把將顧泊南拉出了病房門口。“你剛剛說的是什么意思?”

“她中了尸毒!”

“可是她是被她媽傷的,難道她媽是死尸?”不可能吧?上個月我還見過嬸嬸,活得好好的!

“也許她媽媽不是死尸,但她媽媽一定中了死尸的毒。而且已經到了高度,用不了多久,她就會變成真的死尸。還有你堂妹,也會變成死尸!”

“那你知道怎么救她們嗎?”

他冷峻的臉上沉吟了片刻,一抹笑意飛快地掠過唇角,“叫聲老公告訴你!”

“……”都這個時候了他也不忘記坑我?

我看了一眼房間里的夏雨,內心有些掙扎。

這聲老公叫出去,我的臉往哪兒放?

展開內容+
close

Copyright © 2010-2018 農民文學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皖ICP備18013600號-4聯系QQ:[email protected]

牛气冲天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