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民文學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頻道 >

《火葬場奇聞》瘋子全文免費閱讀_第七章地道(一)

《火葬場奇聞》瘋子全文免費閱讀_第七章地道(一)

發表時間:2019-01-13 04:30 作者:瘋子

由網絡大神瘋子創作的一本恐怖小說叫《火葬場奇聞》,文章故事寫的很精彩,這里提供免費章節閱讀:我點了點頭,偏過頭,不敢再看,但偏過頭的瞬間,又看到了那張照片,我忽然覺得照片上的女人跟我那天燒死的那個女人是同一個人!...

“不對勁啊。”謝老二皺著眉,四下里張望了一眼,又敲了敲門前的柱子,道:“這里怕是有些門道啊。”

我一聽,頓時來了精神,謝老二說這里有些門道,那肯定是有些不一樣的。

“什么門道?”我道。

謝老二并不答話,而是站回了正門口,而后往前走了三步,又向左邊走了三步,站在那里一動不動,像是在想什么事。

我剛想發問,他卻忽然退了一步,又向左走了兩步,隨即猛的將頭抬了起來,直愣愣的看著房梁!

謝老二的身子站得很直,眼睛死死的盯這上方的房梁,整個人一動不動,像根柱子一般。

我忽然覺得有危險靠近,但只是感覺,四周并沒有什么異樣,除了眼前的謝老二,他依舊保持著那個姿勢。

“別動!”

謝老二忽然大喝一聲,如臨大敵,我剛準備邁出的腳步懸在了半空,不知道是該落下去還是收回來。

“他怎么知道我在做什么,他又沒看著我。”我心里有些不解,腳懸在半空,尷尬萬分。

“咯嘣嘣!”一陣響動,大門吱呀一聲開了,我松了口氣,緩緩將腳收了回來,忽然間一道黑色的光弧一閃而過,自房梁上猛的朝著謝老二飛了過去。

我知道,危險來自房梁上射來的光弧,我明白,危險是沖著謝老二去的,我更明白,謝老二早已經發現了危險,不然不會一直盯著房梁,一動不動。

我能做的只有謝老二說的,別動。

謝老二動了,他的手掌開始有些紫色的光線浮起,腳下微微退了一步,而后猛的朝著那道光弧劈了過去,只聽得一聲金屬的撞擊聲,地上也跟隨著爆發出一長串的火花!

火花的光亮只有一瞬間,但已經足夠,足夠我看清地上的一切,那是一個長條狀的怪物,渾身漆黑,火花濺射開來,像是一條火龍。

謝老二嘴里狠狠的吐出幾個字:“尖吻蝮!”

我身子一怔,但仍舊沒有動彈分毫,謝老二說這尖吻蝮是人工培育的一種蛇,其實是蝮蛇的一個變種,從小的時候就開始喂以各種毒素,使它比其他毒蛇的毒性都要強上數倍,而且不畏寒冬,兩顆毒牙極為鋒利,如果將其養在管中,便成了看家護院的利器。

雖然此時已然是黑夜,但它卻能感知四周的一切!

不過好在謝老二早已經發現了它的存在。

我心中稍定,再看謝老二的時候卻愣住了,他還是站在原地沒動,像是在忌憚著些什么,這蝮蛇不是已經被打走了么,他還在看什么?

我輕輕拍了一下謝老二,又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道:“你干嘛?”

“我還要看看南影壁。”謝老二邊說著,將身形站直,四下里望了一眼。

南影壁,其實就是大門外面的影壁,正對宅門。由于一般的宅院都是朝南而建,所以也叫南影壁。它主要是為了遮擋門前的犄角旮旯和雜亂,說是藏風聚氣,利于宅院的,很多北方的宅院都有這東西。

但眼下的宅院大門前,根本沒有啊……

“你不懂。”謝老二撂下這么一句話,自顧自的找了起來,轉了幾圈之后,又回到了大門前,嘆氣道:“怪了,怪了。”

“怎么怪了?”我疑道。

“這里應該有影壁,但我卻沒找到。”

“那它就是一座無形的影壁咯?”我隨口道。

謝老二一聽,猛的拍了一下腦門,道:“是啊!找不到,那就是無形的影壁!”

謝老二想了想,然后對著我,一字一字的聲音又響起,道:“它-就-在-你-腳-下!”

謝老二的話讓我一驚,整個人像是踩到了火炭一般向后跳了一步,渾身汗毛都豎了起來。

我走進了院子里,只剩下謝老二一個人神神叨叨的道:“移山斷嶺,好手段!”

“咳咳。”

謝老二身子一怔,聽到我干咳了兩聲,干笑了兩聲,跟著我們兩人進了大門。

進了大門,氣氛變得陰森了不少,我心里還在琢磨該從哪里開始,卻不料謝老二率先開了口。

謝老二忽然笑了笑,卻沒出聲,指了指窗戶里,道:“進去?”

“看看?”我低聲道。

兩人躡手躡腳的爬到了窗戶下,透過窗縫向里看了看,屋子里靜靜的,沒有一點聲音。

我們從窗戶翻了進去,還別說,謝老二看上去已經老了,動作卻敏捷得很。不過我們都沾了一身的灰,我心里有點發毛,這宅子看樣子不像是有人住的樣子。

我從包里把手機掏了出來,打開電筒功能,剛一開,我啊的一聲大叫,差點將手機丟了出去。別說是我,就是謝老二也明顯哆嗦了兩下!

正堂里的有一張長條桌子,上面有不少的玻璃瓶子,里面像是泡著什么東西,但真正令我害怕的卻是上方掛著一具尸體,他的頭正對著我,眼睛鼓得很大,在手機光線的照射下,還反射著光線。

他距離我們挺近的,我發現那具尸體根本沒有皮,甚至連眼皮都沒有,這可能也是他眼睛看上去很鼓的原因,我甚至能看到他眼里的血絲,只不過沒了表情。

我背心冷汗直冒,拉了拉謝老二的手臂,又將手機燈光照射到其他地方,我的乖乖,這大堂里足足有幾十具尸體,都是沒有人皮的那種,眼睛也相差無幾,到底是誰這么喪心病狂?

尸體隨著窗戶外吹的風在自然風干,我注意到有的尸體的嘴巴被人割開,整個下頜掉在半空,嘴巴看上去極大,像是要吃人一樣,而有的卻是缺胳膊少腿的,各種嚇人。

“謝老二,這都是些什么鬼東西。”我一時語塞,連問話的我都不知道問了些什么。

謝老二湊近了聞了聞,又用手摸了一下,道:“不清楚,看起來像是為了人皮故意殺了這么多人。”

我的頭皮瞬間炸開,那個女鬼難道讓我到這里來,就是為了殺了我,取我的皮,我卻自己送上門來了?我越想越害怕,臉都開始發麻了,再也不敢多看一眼。

謝老二和我繞過那些懸掛著的尸體,往后堂里走,后堂里沒什么特別,除了那些朱漆渡過的門窗,在手機光下面,不斷反光,看得怪滲人。

我忽然被謝老二拉住了,我這才發現面前竟然沒路了,取而代之的是密密麻麻的瓶瓶罐罐,整個后堂里全是這個!謝老二拉著我,從旁邊墻縫往里走,一張照片忽然出現在了我們面前。

湊近了一看,照片確實有,不過照片后面卻有個方形的盒子,我用手機一照,卻發現是個房子的模形,但是當我看到模型內部的擺設時,我的冷汗直接流了下來。

我艸,這不就是我們現在待的這個宅子的模型么?

模型的正門貼著一張照片,一張女人的照片,一種不詳的感覺傳遍全身,我忽然有種跑到別人的墓穴里來了的感覺!

我看得心驚,不敢再看,但謝老二卻道:“你看看有什么不同?”,我擺了擺手,我真的想吐了,喉嚨里惡心的要命,但還是回眼看了看,這一看,我卻發現這個模型的門前的燈籠有點不對。

這個宅子門前的燈籠是大紅色,但是這個模型的卻是黑色,我本來也沒在意,但手機一照,卻發現模型上的燈籠竟然是用人的眼睛做成的!

“看出來了?”謝老二低聲道。

我點了點頭,偏過頭,不敢再看,但偏過頭的瞬間,又看到了那張照片,我忽然覺得照片上的女人跟我那天燒死的那個女人是同一個人!

她沖我詭異的微笑了一下!

我嚇得向后跳了一步,將一個罐子打翻在地,再看那個照片,卻又沒什么一樣。

低頭一看,我借著手機的燈光看清了地上的罐子里的東西,那是一個嬰兒!它應該是被泡在罐子里,不是水,也不是血,也是一些粘稠的白色液體。

我哇的一聲吐了出來,這地方,我呆不下去了!

順著我的視線一看,謝老二也看見了地上的死嬰,我看他眼神連連變幻,好像已經早就知道了似的。

我躡手躡腳的上前,準備離開,墻縫邊上除了一些腳印之外,并沒有什么異樣。謝老二一把將我拉開,一雙大手重重的朝著那墻壁猛的一擊,那墻壁吃力,墻腳的位置立時翻了起來,一個方形的洞口就這么出現在了兩人眼中。

謝老二笑了笑,轉過身來,道:“你走前面還是后面?”

這走前面的話,若是有什么變故,那想退也來不及了,還是走后面好,一有變故,自己也好跑路,而且謝老二藝高人膽大,走前面也可以顯顯身手,想到這里,我心中釋然,道:“你在前開路,我跟著就來。”

謝老二一聽,也不多說一躍便進了地道,屋子里頓時便只有我一個人。

地道并沒有想象中那么黑暗,每隔十數米便有一盞燈,其中剛剛能容下一人行走,倒也沒那么擁擠。謝老二的膽子很大,不管不顧的一直走,我緊緊跟在身后。

火葬場奇聞

火葬場奇聞

  • 評分:5.0
  • 點擊:1385
  • 來源:南都看書
  • 作者:瘋子

題材新穎,跌宕起伏,滿足了我們閱讀上的新鮮感,讓人覺得別具風味。寫作功力可見深厚,作者寫得很不錯!

Copyright © 2010-2018 農民文學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皖ICP備18013600號-4聯系QQ:[email protected]

牛气冲天闯关 山东十一选五怎么回本 pmi与上证指数的关系 双色球最准软件 炒股高手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一定牛 我想养龙猫繁殖后代赚钱 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一 福彩3d012路选号法 山东11选5预测专家 微信彩票怎么买 贵州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表 北京快乐8专家计划 黄金城棋牌游戏大厅 大乐透复式汇总 阿里巴巴股票分析图 河南十一选五玩法